建筑与声音 – “唤醒巴特西”空间设计

a02.jpg
aa01.jpg
去年做的一个小项目,一直没有整理成文,正好Domus书约稿,借此机会重新整理了一篇介绍设计思路的短文

“唤醒巴特西”空间设计
-2006年英国伦敦巴特西电站中国当代艺术展之声音艺术空间设计

梁井宇

伦敦的巴特西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建于1933年,位于泰晤士河南岸。是个当地人熟知的历史建筑,建筑物四角的四个大烟囱颇有视觉识别性,被人戏称为“倒着放的桌子”。建筑物的形象甚至还出现在Pink Floyd 1977年的唱片封面上。它曾经供应伦敦五分之一的电力,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能源结构的调整,它终于在1982年彻底关闭。关于它的改造,伦敦人争议了很久,一直搁置。终于在2006年即将启动。高大而荒废的涡轮大厅在改造之前的十月份最后一次向市民开放,邀请人们参观的是由Hans Ulrich Obrist 策展的,利用电站空间进行展示的大型中国艺术展“中国电站”。欧宁负责的是声音艺术部分的策展,他通过颜峻和李如一召集了在中国活跃的声音艺术家们,在空旷巨大的涡轮大厅进行声音艺术表演。我和场域建筑的设计团队受托进行了该部分的空间设计。

声音可以营造不同的空间感受,然而如何用物理空间和材料来传递、或与声音互动则是个更有意思的项目,它使我有机会探寻建筑与声音的关系。比如,听颜峻的声音作品,我会希望关闭视觉,任凭声音通过耳朵进入大脑,营造空间和速度的幻觉。仿佛仅凭声音,就可以让人身临不同尺度的空间,作或快或慢的移动。这和建筑师想通过围合和材料属性所达到的效果有许多相似性。也就是说,既然声音能营造出空间感,相对应地,现实中的空间里也必然含有各种声音体验。

当我们希望单纯体验声音时,也许我们所处的空间里固有的,与所听声音不同的声音体验会对此产生干扰。所以设计的问题就变成是寻找一种空间品质,尽量没有其固有的声音属性。即,有没有一种空间是声音无法营造的?或者说有没有空间本身不含有声音?受这问题启发,在材料的选择上,我们想到的是海绵制品。它的微腔结构、吸音效果和声音的关系是天然的一对儿,就像是光线遇到黑洞一样,当声音被海绵完全吸收,我们便有一种“无音”的空间状态存在。这种纯净的“无音”空间是没有声音“杂质”的纯空间,正好用来“听”我们想表达的声音作品。视觉关闭后,任由听觉主宰一切视觉想象。

同时我们在和声音艺术家讨论时,意识到他们大多对涡轮大厅的宏大空间和荒芜气氛所震撼、所吸引。这样的空间本身和他们所要表演的声音作品之间将发生密切的联系、互动而不是前文所提的“干扰”。由此又进一步,我们将所选的海绵材料看作是声音本身的视觉体现,通过在场地内构建不同的形式,比如雷电、管道、丛林等等,将声音和涡轮大厅的现状空间的对话用视觉的方式呈现出来。当面对这些“视觉化”的声音图像时,我们希望观众能几乎“看见”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