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除了捐款还能做什么(二)?

letter1.jpg

我认为了解地震是我们的权利。因为地震来时,所有人包括我们的父母,老师都要设法逃生,那时他们也许无法照顾我们,所以我们自己要知道地震时该怎么做。

而且,拥有一个安全的学校也是我们的权利。学校不是我们自己盖的,但是如果地震来时它因承受不住而坍塌就会把我们压死。为什么我们小孩子要死于别人建造的错误?那不是我们的错,那是那些建我们学校的人的错。所以我要求所有的家长,老师要为我们建安全的学校。一封尼泊尔学生Sony的信,转摘自Keeping Schools Safe in Earthquakes

建筑师、规划师在重新制定新的中小学设计规范时不应忘记国情的特殊性。一些也许看似荒谬、极端的或者浪费的措施也许可以起到一定的“矫枉过正”的效果,就好比结构工程师总喜欢安全系数,或国外工程师叫的“蒙昧系数”,在设计计算结果之上再乘以1.2,乘以1.5。我们能不能也把这些“官僚系数”,“豆腐渣系数”和可能出现的各种“贪污系数”,消化一部分在规范里面?比如,在所有山区学校的设计规范里面,不允许做二层,只能做平房呢?砖混结构和预制板很不安全,那在规范中是否可以禁止使用?

其实,抗震的技术手段已经非常成熟,即使有些技术中国工程师还不完全掌握,但是通过国际合作,与世界上在抗震领域领先的地区(加州、欧洲南部和日本)交流,也可以很快吸收过来。但是看到他们所有关于抗震的经验之谈时都可以发现一点,技术只是他们探讨的一部分,相当大的探讨是政府反应、运作、机构合作策略问题,即人的问题。在这次重建中,建筑师是否可以也关注如何与政府合作的问题?开创出一种新的类似于台湾921大地震后的“重建会”、“新校园运动”的政府与民间合作的新模式。

目前有许多国外的机构组织,比如WHE(World Housing Encyclopedia), GeoHazards International, National Information Center of Earthquake Engineering(India), USAID, OECD(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 EERI (California-based Earthquake Engineering Research Institute) 都有意与国内重建的机构组织联络,并提供具体的房屋抗震技术、物资援助。比如,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的教授Sudhir Jain解释WHE的特长时说它是个将国际上有关地震研究的专家联系起来的虚拟平台,他们讨论的最多和最擅长的是不仅安全而且容易建造的房屋可能性,这方面WHE已经在全球多个地方帮助了旧房屋的抗震加固。尽管中国经过唐山大地震后,对抗震技术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但是据我所知都是针对城市多层和高层建筑的,像针对农村住宅和落后地区的抗震措施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也许通过和印度在这方面的合作可以弥补我们的不足。

Comments are closed.

京ICP备1001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