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行 Trip to Japan

P1090849.jpg
中国设计的“题外话”──兼作日本行感想

梁井宇

我们这一代拥有相似背景的建筑师,对于中国设计的理解很难完全摆脱萨伊德(Edward Waefie Said)的东方学(Orientalism)的影响。按照他的理论,东方主义是西方国家对东方没有真实根据所作的基本预设──西方人看到的东方是非理性、孱弱的,和女性化的“他者”,对应西方人的理性、强悍和男性化的自我形象。这种对东方的理解在我看来更多的是西方人为了了解自身所构造出的“他者(The Other)”,东方是区别与其自身正统地位的一种神秘的“异国情调”,最终成为后殖民主义用于西方对东方政治和文化统治的理论依据。

在后殖民主义的描述中,中国建筑师的“中国特色”的设计,是依照西方对东方的理解所甘愿塑造出的符合西方理解的东方形象,就是萨伊德所说的“内化(internalized)”现象。这种指责有强大的杀伤力,看似不可辩驳,但是却和萨伊德对西方的东方学的批判一样,创造出了一种相对的“西方主义”,认为凡是可以套用到东方式样的必然是西方人眼中的东方主义。这完全忽略了在西方和东方都存在的对自身和对东方、西方不同态度的争论,也否定了设计中任何可能的普世性的价值判断。

事实上,我们应该抛弃的是后殖民主义的相对主义的态度,积极构建“东西方的血缘联系而不是制造双方之间的差异”(威廉姆琼斯Sir William Jones)。在这一点上日本值得我们学习,从日本语言中外来语的使用、到前川国男师从柯布西耶都可以感到西方文化对日本而言是一种“拿来主义”的态度,强调的正是血缘的联系,而这种西学态度并没有抹杀日本本土建筑师村野籘吾等人成功地反过来对西方的批判,而这种批判恰恰也是建立在有一种“他者”距离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他们是反过来的“东方主义”者,借助西方在东方的“他者”地位,反过来认清了自己,却不简单的划清界限,而是“无视”这种区别,反而创造出了一种分不出“他者”影子的,混杂的却又是纯粹的“日本设计”。

L1070919japanjapan.jpg

上图为几位中国建筑师在日本,左起:崔彤,梁井宇,齐欣,王昀,李兴钢,单军,刘晓都。摄影:刘晓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