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言论 thoughts' Category

联合知识分享会 knowledge sharing meeting

Thursday, March 12th, 2009

3月2日邵忠基金会的全体成员把知识分享会带到了场域建筑工作室
DSC_0214.JPG

DSC_0170.JPG 

DSC_0138.JPG
(more…)

a+a与建筑师梁井宇的对话

Saturday, December 27th, 2008

a+a:您对建筑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是如何看待的?对绿色建筑的定义是什么?
梁井宇:我觉得生态建筑也好、绿色建筑也好,建筑师对这些概念的了解都是有一个过程的。最开始我的理解可以说比较肤浅,但随着工作的深入,慢慢地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但同时这个行业对绿色建筑的定义也是在不断变化的,一方面是技术条件的变化,另一方面整个外部环境也在发生巨大的改变。我现在受清华大学出版社的委托翻译一本书,是60、70年代、一个美国人写的,叫《庇护所》,专门是讲非建筑师所建造的房屋,研究大量非洲、亚洲、美洲在原始时代,包括现在保留的一些原始部落是怎么盖房子的。有很多绿色建筑方面的专家认为这本书是我们现在绿色建筑的起点,但要用今天的观点去看,这里面有很多做法已经不环保了。当然它还有很多地方是非常有价值的。比如采用“低技”手段,使用本地材料,等等,而且在整个建造过程中没有大量地破坏环境。某些方面的感觉是非常“绿色”的,但不一定适合今天我们所理解的绿色建筑。比如大量使用木材,——这在人口稀少的时候和地区是可以的,但在人口很多的时候呢?尤其像在中国,大面积使用木材去盖房子就不一定是环保的行为。因此,每一个时期每一个地区对绿色建筑的认识可能都不一样。

(more…)

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建筑师设计笔记

Monday, November 3rd, 2008

一、异位与移位(Heterotopias and Reposition)

船是个漂浮空间,一个没有位置的位置,它接近于它自己,同时又将自己完全放弃给无穷的海洋,从港口到港口,找寻深藏在遥远殖民地花园里的珍贵宝石…你会明白船不仅是十六世纪以来文明的表述,经济发展的工具,还同时是伟大想象力的来源。船是最完美的异类空间,如果文明没有了船,梦会干枯,间谍取代了冒险家,警察则取代了海盗。

——福柯[1]

德勒兹认为思想是一场开天辟地的创造性暴力,它起源于与某物的被迫相遇[2]。它帮助我们脱离陈词滥调,产生创造性的思想。位于北京798艺术区内的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的厂房改造项目的设计与建造过程则是与多重事件被迫相遇的结果。

首先在设计中碰到的是整个798区域内弥漫的“仓库美学”怀旧气氛。这是一个需要谨慎处理的“相遇”。一个可能的设计陷阱是坠入符号化的对旧工业建筑及其元素的铺陈,直接迎合大众对已远逝的工业化时代的怀旧消费需求。还只是几年前,这种旧工业建筑的改造还充满了陌生化[3]的美学价值,但是由于缺乏创新,如今只停留在重复和不断地拷贝的层次。另一个与此相反的陷阱则是对博物馆“白盒子”空间、照明设计的过度信任。不断增加的租金和艺术投资热潮将798厂区内各种画廊和艺术家工作室的“升级换代”推向一个争造“美术馆”的冲动中。历史遗迹不再被强调,“草根”画廊纷纷挣脱地理文脉特征,寻求千篇一律的博物馆“白盒子”室内空间效果。因此,要避免踏入这两个陷阱就是意味着设计既不能停留在怀旧中,也不该重复可能发生在任意地点的某种空间经验的简单再现。

在前卫运动的艺术实践还没有开始之前,博物馆是作为展示、记录和保存传统艺术品——如绘画和雕塑等而存在的,博物馆的功能和使用方式是可以确定,或至少可以预计到的。博物馆空间的特殊性被福柯归为异位空间的一种,相对于现实生活空间的时间连续性,博物馆和图书馆是一种不确定的时间的累积,连同其他如殖民地、轮船、妓院等异位空间一道被称为是乌托邦的现实镜像,而区别于现实生活里的普通空间[4]。而由于当今的“前卫观念创作的作品是如此鲜明地置于博物馆的高墙之外,以致令人怀疑:博物馆能除味把前卫作品作为历史记录的一部分而予以保留的机构吗?” ——长谷川祐子[5]把这种面对当今前卫艺术不断做出调整的异位博物馆解读为暴露日常生活冲突的空间,“它有使那些进入其间的人与他们的日常意识分离的功能,…作为一种催化剂,对那些在日常环境中没有反应的东西发生作用;它拉动、扩张日常的意识”[6] 她想象这种空间也许是悬挂在月球的一个白色立方体。但是作为建筑师,我不认为这个白色立方体是可以持续创造“新事物”的空间[7], 至少不全是。

(more…)

上海民生美术馆设计之梦谈

Friday, October 31st, 2008

IMG_3930.JPG
像博尔赫斯一样,我梦见与20年前的我在作品前相遇。

在梦里,我遇到的人和我同名,也叫梁井宇。他生活在1988年,是位建筑系二年级学生,正在参观民生当代美术馆的工程。我对他如何看待我新完成作品的感觉充满好奇。

依稀记得他心高气傲,不大愿意按老师要求做一个有大屋檐的小住宅方案,而是迷恋“纽约五”(the New York Five),特别是Richard Meier的作品,喜欢那些白色的架子,平面上流动性感的曲线阳台。在他眼里,那种方案特别“现代”,我非常了解,他骨子里还只是个空洞的形式主义的现代派——
“你很喜欢白派,是吧?”我问。

(more…)

影像时刻(IMAGE TIME)展览

Sunday, September 7th, 2008

P1040681.JPG

P1040676.JPG
策展人:方振宁
地点:FANGART
时间:2008.9.4-28
参展艺术家:安静 李名杨 薛承林 杨东玥 张弛 周文斗 方振宁
AN JING LIMINGYAN XUECHENGLIN YANGDONGYUE ZHANGCHI ZHOUWENDOU FANGZHENNING

不所—西安么艺术中心收藏展 XCOMA(西安么艺术中心)

Saturday, September 6th, 2008

Resize of xcoma.jpg
开幕日期:2008年9月7日(周日)15:30开始
展 览:2008.09.07至2008.11.07
主 办: 西安么艺术中心
承 办:上海思班都市建筑艺术展览有限公司
策展人: 岳路平
艺术家: 白夜 石珩伯 贺军 秦赞军
地 点 : 上海市 徐汇区 新乐路 134弄 2号 “展示东西”

Minsheng Art Museum update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更新

Friday, September 5th, 2008

P1040476.jpg
P1040618.jpg 

 

Iberia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Update 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更新

Friday, August 8th, 2008

IMG_3251n.JPG

IMG_3208n.JPG

IMG_3277n.JPG

Trip to the earthquake zone 四川绵竹灾区之行

Monday, July 28th, 2008

P1010430.JPG
绵竹市新市学校初三学生周末在露天临时“教室”上英语课
(more…)

Iberia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Update 伊比利亚中心更新

Tuesday, July 22nd, 2008

IMG_3179.jpg

IMG_3171.gif

农业化居住梦想

Tuesday, July 22nd, 2008

P1000608.JPG

P1000628.JPG

传统农业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多方面的威胁。面对气候、土壤的变化;植物病虫害、杀虫剂、除草剂、化肥、工业污染物的多面夹击之外,这些年来又面临新的严峻的挑战——城市化快速扩展下,农业用地不断被征用为城市用地;而大量的农村劳动力也在这种快速扩张下,离开土地,进入城市,填补城市服务业新增的工作机会。于是,种植面积和种植农业人口都迅速萎缩。农业早已不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没有政府的农业补贴,农业自身根本无法存活。因为单靠卖粮食的收入,无法满足最低限的生活要求,农民种地不是为了卖粮食的钱,而是为了获得政府的补贴。更为可怕的是没有政府的强制措施,这些补贴怎么也比不上卖地的诱惑,所以暗中的、变相的农业土地被开发更加剧了可耕地的减少。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方面农业产品价格不断攀升,而另一方面却是农民在丧失耕种的积极性的怪圈。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我们可以用农业的可耕地同时解决种植和居住,这无疑是一场崭新的革命。假设一亩地产量不仅不减少,种植土地利用率还可以达到120%,同时还能解决接近0.5容积率的居住面积(这相当于一个以别墅和Townhouse为主的居住区密度)。这将会是怎样一个大胆而诱人的梦想?

  • 这可能预示了未来城乡结合的新方式,一种全新的可持续发展的农业和生态居住模式。
  • 新城市——不再只是占有土地,还提供农业用地。居民通过购买或租用居住空间而支付农业。更加贴近自然,生活垃圾最大可能地参与农业循环,农业的产出反过来支持一个环保生态的居住系统。成为一个互相依存的生态体系,在高度文明的程度上回归传统的工业革命之前的人与自然的田园居住状态。
  • 新农村——农业不再是传统被扶植的产业,城市发展的对立面,饱受威胁而又脆弱的生命线。相反,农业将成为城市化进程的共生产品,既扭转了城市化无节制发展的最终将导致的厄运,也展现出新型都市农业的光明前景。

Don’t Rebuild on China Quake Faults, Experts Warn

Wednesday, June 18th, 2008
原文地址: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pf/53299045.html
Kevin Holden Platt in Beijing
for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June 17, 2008
 
Rebuilding should be banned along the tectonic faults that caused the massive May 12 earthquake, two scientists say.The researchers had pinpointed China’s Sichuan Province as a seismic hazard in a study released in 2007, ten months before the quake hit.Fissures that cut through the Earth’s crust where the Sichuan Basin collides with the eastern edge of the Tibetan Plateau could still give rise to a future seismic shock, according to Mike Ellis of the British Geological Survey.”These faults remain active,” said Ellis, co-author of the 2007 study that appeared in the journal Tectonics.  

(Read more about plate tectonics.)

“There should be a no-building zone that envelopes the length of the active faults,” Ellis told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Schools and hospitals should not be built within a critical distance of the faults, nor should any high-density population building be placed in a landslide hazard zone.” (more…)

汶川大地震在十个月前被预见

Monday, June 2nd, 2008

通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记者Kevin Holden Platt 即将发表的一篇文章,我了解到这次地震在去年7月的一份学术论文中被预报过。论文的主要作者是Alex Densmore (Durham University, UK) 和Mike Ellis (British Geological Survey), 论文题目是Active tectonics of the Beichuan and Pengguan faults at the eastern margin of the Tibetan.
(下载地址:http://www.geography.dur.ac.uk/documents/densmore/densmore_etal07.pdf)
文中有大量的研究分析图片。我不是地质专家,不能完全看懂。结论似乎有两点:
1)西藏高原东部边缘正在发生快速的新生代岩层的“冷却”和“溶蚀“,但是矛盾的是还看不到大规模的(地壳)收缩(The steep, high-relief eastern 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has undergone rapid Cenozoic cooling and denudation yet shows little evidence for large-magnitude shortening or accommodation generation in the foreland basin.)
2)与西藏东部平行的断层的活跃将导致在四川盆地高密度居住区的重大的地震灾害发生(activity on the margin-parallel faults in eastern Tibet may represent a significant seismic hazard to the densely populated Sichuan Basin.)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篇论文也是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支持的研究项目,编号是49802013。成都科技大学有参与,提到的人有Li Bing, Si Guanying, Wang Mo, and Zhang Yi 等。

论文结尾说到,从北川到Pengguan的断裂带长到足够产生强烈的地表地震,将给区域带来潜在的严重破坏。(The fault are sufficiently long to sustain a strong ground-shaking earthquake, making them potentially serious sources of regional seismic hazard.)

以下图片出自该论文:
map.jpg

建筑师,除了捐款还能做什么(二)?

Monday, June 2nd, 2008

letter1.jpg

我认为了解地震是我们的权利。因为地震来时,所有人包括我们的父母,老师都要设法逃生,那时他们也许无法照顾我们,所以我们自己要知道地震时该怎么做。

而且,拥有一个安全的学校也是我们的权利。学校不是我们自己盖的,但是如果地震来时它因承受不住而坍塌就会把我们压死。为什么我们小孩子要死于别人建造的错误?那不是我们的错,那是那些建我们学校的人的错。所以我要求所有的家长,老师要为我们建安全的学校。一封尼泊尔学生Sony的信,转摘自Keeping Schools Safe in Earthquakes

建筑师、规划师在重新制定新的中小学设计规范时不应忘记国情的特殊性。一些也许看似荒谬、极端的或者浪费的措施也许可以起到一定的“矫枉过正”的效果,就好比结构工程师总喜欢安全系数,或国外工程师叫的“蒙昧系数”,在设计计算结果之上再乘以1.2,乘以1.5。我们能不能也把这些“官僚系数”,“豆腐渣系数”和可能出现的各种“贪污系数”,消化一部分在规范里面?比如,在所有山区学校的设计规范里面,不允许做二层,只能做平房呢?砖混结构和预制板很不安全,那在规范中是否可以禁止使用?

其实,抗震的技术手段已经非常成熟,即使有些技术中国工程师还不完全掌握,但是通过国际合作,与世界上在抗震领域领先的地区(加州、欧洲南部和日本)交流,也可以很快吸收过来。但是看到他们所有关于抗震的经验之谈时都可以发现一点,技术只是他们探讨的一部分,相当大的探讨是政府反应、运作、机构合作策略问题,即人的问题。在这次重建中,建筑师是否可以也关注如何与政府合作的问题?开创出一种新的类似于台湾921大地震后的“重建会”、“新校园运动”的政府与民间合作的新模式。

目前有许多国外的机构组织,比如WHE(World Housing Encyclopedia), GeoHazards International, National Information Center of Earthquake Engineering(India), USAID, OECD(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 EERI (California-based Earthquake Engineering Research Institute) 都有意与国内重建的机构组织联络,并提供具体的房屋抗震技术、物资援助。比如,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的教授Sudhir Jain解释WHE的特长时说它是个将国际上有关地震研究的专家联系起来的虚拟平台,他们讨论的最多和最擅长的是不仅安全而且容易建造的房屋可能性,这方面WHE已经在全球多个地方帮助了旧房屋的抗震加固。尽管中国经过唐山大地震后,对抗震技术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但是据我所知都是针对城市多层和高层建筑的,像针对农村住宅和落后地区的抗震措施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也许通过和印度在这方面的合作可以弥补我们的不足。

建筑师,除了捐款还应该做些什么?

Saturday, May 31st, 2008

也许有不少建筑师像我一样,在5月12号之前对建筑的抗震设计并不关心,因此对于相关知识了解甚少。但又像很多人,是在自己或亲人得病后才开始发奋钻研“久病成医”的,我也和许多建筑师一样,开始大量的阅读,恶补和地震有关的房屋建设一切知识,并思考如何以一个建筑师的身份参与灾后的重建。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公共平台,它可以容纳灾后重建所需各方资源、信息,并在此交流、协调组织行动。它应当由政府规划部门、民间和官方的建筑师、规划师、投资方、建设施工方、材料商、使用者、相关专业志愿者、国内外工程、建筑、规划专家顾问、专业媒体共同构成。目前,深圳的悦行城市发起的网站“土木再生”(博客+思想维基)www.retumu.com 和成都家琨工作室的汶川震后再生博客 wenchuan512.blogbus.com 是我所知的平台,是否可以整合成一个?

目前灾后重建的最急迫问题不是规划和设计,相反,是统一对灾后重建时间表的科学认识。据报道,目前政府所领导的规划团队计划在三个月内完成所有村镇的总体规划,并预计用三年的时间建设完成。(http://fzwb.ynet.com/article.jsp?oid=40765083)这样短的时间显然是不科学的,甚至是危险的。根据史建老师传回来的台湾921地震的经验之谈,震后的地质结构尚未稳定,半年之内都还有可能变化,在这样尚不稳定的地质条件下,连新城镇的选址都不能确定,怎能匆忙规划?岂不是要造成新的隐患?政府和灾民的急迫心情我们要理解,但是作为专业人士,理当将此调查举证并对公众表述清楚。

此时,建筑师、捐赠者对重建学校热情很高,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尽快促成对中小学校设计规范的检讨和重新制定。这方面美国加州和秘鲁都有成功的经验。1933年加州6.3级地震之后出台了新的建筑规范,之后迄今已75年,尽管加州地震不断,但是再也没有一个孩子在地震中死亡。秘鲁由于采用新的抗震规范,新建的学校很好地抵抗住了2007年的大地震。在资金大量集中在倒塌的学校重建的同时,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在中国的地震带上还有同样状况的大量学校建筑、民宅存在,一旦也发生地震,悲剧还会重演!对这些建筑进行结构检测和抗震加固需要大量资金和人力投入,但是正像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地球及行星科学系主任John Stix说的,为抗震所进行的加固措施所花的钱远远小于震后的重建的代价。

短期内要想在全国地震带范围进行全面的建筑检测和加固也许资金时间都不允许,特别是地处边远山区的自建民宅和学校,大多是没有经过规划师建筑师选址、工程师参与的自建房屋。因此,对他们进行基础的自建房屋的培训十分重要,指导性的、非专业性的给普通人看得懂的建筑手册、图册十分重要,在这方面海外有不少现成的资料,稍加翻译和材料本地化及可以上手。这方面也需要我们建筑师努力。

(未完)